在唯色博客的回帖

前几天在看到唯色博客上转载的“幽灵的“力量”——藏地风暴的背后”后以recordhistory的名字留言提了一些问题,其中有个问题是关于西藏历史上的农奴问题。结果有个叫纽约藏人的网友回答:“ 我们西藏没有农奴社会,这是中共为自身利益而编造的谎言 ,把自己塑造成藏族的大救星.”。当时颇为困惑,就去英文wikipedia查了查,结果看到不同的资料。就写了个帖子,内容如下(凭回忆写出来的,可能细节会有出入,但大意是一样的):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Tibet 中提到“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so abolished slavery and the Tibetan serfdom”; 在http://en.wikipedia.org/wiki/Serfdom 看到 “Tibet is believed to be the last place to have abolished serfdom, in 1959”, 请问怎么解释这些资料呢?

另外,查到的很多中文资料都说1959年以前,西藏是封建农奴制,如果你觉得这是gcd的谎言,那能否给大家讲讲你所知道的当时西藏社会的真实情况呢?

结果这个评论没有被管理员批准,在评论列表里一直没出现。不只是这个评论,连感谢网友C的留言都没被批准。可以保证,在我的留言中没有任何不礼貌的言辞。提这些问题只是因为对历史和西藏的强烈兴趣,对某些人某些事进行道德审判或参加到什么论战中本人是毫无兴趣的。

在网上多次看到一些否认1959年前西藏存在农奴制的观点,可只看到否认,却没看到佐证的材料,反倒是证明有农奴制的材料有很多。如果谁有相关的资料希望能分享出来。还看到有些美化农奴制的言论,说当时农奴主和农奴的关系很融洽。我相信一定有部分奴隶主是善良的,至少相对善良。但《汤姆叔叔的小屋》里也有类似圣·克莱这样开明的奴隶主,能因此就说当时美国南方的奴隶制是人道的么?

一直挺喜欢唯色的博客,虽然对她的一些言论和观点有些保留意见,但仍然认为她的blog是了解西藏历史和现状的很好窗口。这件事宁愿相信是因为一些技术原因而造成的留言丢失。如果真是某种选择性失明的结果,那我会非常非常非常的失望……………………….

补充:非常抱歉,看来是俺搞错了,我的评论都已经被唯色批准了。唯色博客上的评论从发表到批准看来是有个很长的滞后期………..

大昭寺的酥油灯

看到前一阵大昭寺前出事的场景,不由想起大昭寺里的9盏酥油灯。那是几年前,马骅因事故坠澜沧江过世,当时刚好自己身在迪庆,于是也试图去帮忙寻找马骅,结果折腾1个多礼拜也没能帮上啥,就离开德钦踏上了去西藏的旅途。在路上收到hp的短信,拜托在大昭寺为马骅点上酥油灯。

到拉萨的第二天下午,就和妹妹julia去八角街买了九盏酥油灯,到大昭寺门前专门供酥油灯的房间里为马骅点上了酥油灯。忘了买酥油,酥油和灯芯都是旁边的藏族工作人员送的。自己本不信佛,但那一刻希望这世界真的有佛,保佑马骅。

IMG_5679 IMG_5680 IMG_5681 IMG_5686

julia还帮着工作人员点了不少的酥油灯

IMG_5688

4年过去了,不知道这九盏灯还在不在,每当看到有关大昭寺的新闻就不由想起这九盏灯,想起马骅。两年前再去大昭寺,还趴在那个房子外看了看,几千盏酥油灯在静静燃烧,不知道那九盏是否还在其中。

20多天前在大昭寺附近打汉族人的人是否知道,在大昭寺曾经为一个在藏区农村支教过两年的汉族青年点过酥油灯呢?

后记:后来又买了些经幡,在几天后去珠峰的路上,把经幡挂在了一个垭口已有的经幡上,Julia在上面写了些祝福马骅的话。当时一直没找到马骅的遗体,我们总还抱着一丝微茫的希望,希望他只是被水冲到下游,能被人救起,过几天又能回来,又能边喝着酒边和我们海阔天空的聊天。过了1年,hp告诉我,在明永村为马骅建了个塔,那时才真真切切感觉,马骅再也不会回来了。

IMG_6256

藏化

曾遇到过一个汉族被藏化的例子,那是2004年去迪庆香格里拉藏族自治州的德钦县的时候遇到的。在县里认识了老李,他来自德钦县下面的燕门乡黄枫坪。听他说这个村子早先是由几百年前被发配边疆的汉人形成的村子,与周围藏族村落的交往过程中,很多生活习惯都受了影响,形成亦藏亦汉的独特风俗,语言也变成汉藏夹杂。 没想到过了不到一个月,就有事去黄枫坪村呆了几天。黄枫坪的村民确实和周围村落里的藏族不太一样,长相更接近内地人,汉语要好很多,也能看到有些老奶奶穿着藏族的服饰。在村里办事的时候和旁边的老乡聊了聊,其中比较熟的一个叫阿嘉,很像藏族的名字,他在家说话时,说一种我不懂的话,似乎是藏语,不知道是不是老李说的黄枫坪藏语。

当时就待了几天,还忙着办事,对这个村子了解不多,以后谁有机会去可以详细考察一下。在新帆看到有人大谈西藏的汉化问题,就不由想起了黄枫坪,忍不住贴了出来。黄枫坪村紧邻澜沧江,就在燕门乡政府下游1公里左右。它的海拔只有一千多米,比德钦县城要低很多(县城是三千米左右),气温也要高不少。从黄枫坪再往下走几公里,还能看到著名的天主教藏族村 – 茨中,能喝到藏族人酿的法国葡萄酒。

下图就是黄枫坪村,6月的澜沧江非常浑浊,3月去看会清澈很多。

德钦县 燕门乡 黄枫坪村

老李在县城里开了个藏餐吧,名字忘了,不过也好找,藏餐吧就他一家。大家有空去德钦的时候还请多多捧场。

北京奥运火炬接力在伦敦

34_234278_cbee6ad394f4b81

图片来自xcar,是在http://www.hoopchina.com/bbs/htm_data/34/0804/320975.html 看到的

托(续)

接着刚才写的《托》,进而想到中国文化似乎有深挖内部敌人的瘾。

  • 南宋时抓出一个奸臣,连他儿子一起给砍了,在风波亭。
  • 明朝时挖出来一个大奸细, 崇祯把他剐了,北京人则吃了他的肉,不亦乐乎,普天同庆,他的名字叫袁崇焕。
  • 井冈山时期就抓AB团,肃反,结果枪毙了共和国第一号烈士段德昌,邓小平险些也送命。根据地也保不住了,只好流窜,美其名曰北上抗日。
  • 延安的时候搞抢救运动,气得彭总抓狂,还好只是毙掉了老实巴交的王实味,没让gd垮台
  • 解放后是反右,四清,文革,揪不完的反革命,斗不完的资,批不完的修,“每个人都伤害着别人,自己也被伤害着”(巴金语),带给我们这个社会的创伤至今难以平复。

 

还好改革开放了,邓大人上台,终于扭转了gd内部斗争把人往死里整的风气,zzy那样犯了忤逆大罪的也得了个善终。本以为中国璀璨的千年内斗传统可以就此消停了,来爱卡才发现,中华的伟大文化居然在这里大爆发。大家都对给一些人扣车托的帽子是乐此不疲,为挖出车友会内部的内奸而兴奋莫名。

人们都说这个社会缺乏诚信,是不是中华文化从根子里就缺乏对别人的信任呢?

最近常泡xcar论坛,发现各个车型坛里都常有人指责他人是托。结果有个车友说:“托也算是一种职业吧,说实话,我真的想当托,怎么才能当上托呢”。他的这段话让我想起了当年的一段经历。

前些年泡政治新闻组的时候,老有人被指责为西方或东方的网络特务,并有人考证说双方都高薪雇佣了一大帮人成天盯着网上各个论坛,发各种诋毁对方的帖子。俺当时钱包干瘪,也缺乏了点气节,于是发帖强烈要求应聘,当然主要想应聘西方(俺估计待遇福利比较高,再说咱们伟大的祖国也不在乎多一个骂的,至少还能为国创个外汇。而且俺这是打入敌人内部,到时配合祖国谍报机关来个里应外合….)。 结果求职贴发了这么久,杳无音信,到现在都没人通知面试…………,当高薪网络特务的美梦是彻底破碎了

估计这位想当车托的朋友也是同样的下场

踏春永定河

上周五去永定河一带走了走,虽然山还是枯黄,但永定河的冰已经化了很多,开始看到淙淙流水,感觉春天来了。下面就用照片来讲讲这一路的流水帐。

早晨4:40起床,5:10离开家,打车去西直门的北京北站,出租把我放到13号地铁口,司机说北站入口也是这儿。下来一问,压根不是这么回事。匆匆忙忙向着北站赶,等到买完票到入站口排队时,距离6:25的火车还有20分钟。买了到官厅西的火车票,9块,车次为发往张家口的6411次,而不是很多攻略中提到的7115次。

image

上面是大致的去北京北站的路线图,假设是从二号线地铁西直门站出来,背景图是从Google Earth(下称GE)截取的。因为那边正在施工,道路及建筑物已经和GE上的很不同,所以图中只是标注大致路线走向,有错误处请见谅。

上火车的时候,天还黑,所以在北站也没照照片。北京北站很多人都不知道,因为从这里发出的客车很少。听说,当年8×8的时候,一些gao zi lian的人就是从北站坐火车跑掉的,不知真假。

DSCN2724

本来想从官厅西开始的,在车上看了看打印出来的一些游记,决定还是提前一站下车,从旧庄窝开始徒步。9:30到达旧庄窝火车站,站台上一些大姐大妈在叫卖当地特产,上图就是旧庄窝站。从照片右下角的大妈那里买了一袋小枣,1块钱。用GPS测得旧庄窝的坐标为40° 09.996N,115°38.857E,和GE的图比较了一下,发现有60米左右的偏差(如下图)。

image

上面,标着坐标值的那个灰框的中心红点就是测到的坐标值在GE上的点,而下面那个红点是我测坐标时站的位置。

DSCN2729

从站台上向下望,能看到已经化冻的永定河。

DSCN2730

沿着铁道线开始徒步。

DSCN2731

到了一个岔路口。看到不少游记都提到一下车就会钻一个隧洞,看来是要向前直行了。但这时刚好遇到三个大姐从右边的路上来,她们告诉我应该走右边的路,下到河边过了桥,再一直向前就是我要去的幽州村。听之。

DSCN2734

从右边路走下去是个村子,忘了问是什么村。村子里人不多,就遇到两次。村子的坐标是40° 10.061N,115°39.328E

DSCN2735

走到永定河边,看到那三个大姐告诉我的桥。

DSCN2736

从桥上看永定河水。

DSCN2737

过了桥后的路。

DSCN2739

对面的山,铁路桥,永定河。

DSCN2741

波光粼粼的永定河

DSCN2743

穿过不太长的两个隧洞

image

一个废弃的桥,只剩下了残破的桥墩

DSCN2749

中间河滩地上的水草都沿着水流的方向匍伏着,可惜当时隔得太远,不太容易照出那效果

DSCN2761

双桥,想起重安的三桥

DSCN2763

远远看到一个村子

DSCN2768

碧绿带点点黄的永定河在村子脚下绕过

DSCN2770

村子全貌

DSCN2772

去村子的路上,看到堆在路边的柴禾。一路见到很多,看来这边柴禾还是主要燃料

DSCN2778

到桥边遇到两人,告之曰这里就是幽州村。这是从村里向桥头的方向照的。

DSCN2776

看到永定河两岸,有很多大块的冰凌

DSCN2779

进村的路

DSCN2781

看来这是个羊圈

DSCN2782

村里的路。这里测得幽州村坐标为40° 09.270N,115°40.952E

DSCN2795

看见藏传佛教的符号

DSCN2788

看来是个藏传佛教的寺院。问了村里人,这里原来是龙王庙和娘娘庙,解放后改做了学校。2006年来了两个喇嘛,把这里改成了喇嘛庙。村里信的人不多。我来时,庙门紧闭,挂着铁锁,村民说喇嘛不在。

DSCN2796

右边门的门匾

DSCN2797

左边门的门匾

DSCN2784

对联是很通俗的那种,不过注意看看对联下面

image

来个特写。连山村里的喇嘛庙都逃不过移动的魔爪。联想起去年看到的移动覆盖到坟墓里的事

DSCN2787

喇嘛庙对面是荒废的戏台

DSCN2801

看来这个村里通了自来水

DSCN2805

想起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尽管看到游记有人说此幽州非彼幽州,但还是打听了一下幽州台的位置。一个大姐说没有幽州台,一个大娘说喇嘛庙对面的戏台就是幽州台,一个大爷说对面山上(就是照片上的山),让我自己去找去,因为他也不知道确切位置。等那个大爷走后,刚才那个大娘和我说那个山上什么也没有。放弃。

DSCN2808

在村子里到处能看见废弃的塑料袋。对这种不可降解的垃圾,一个山村处理起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建议政府帮助他们处理垃圾。

DSCN2812

离开幽州村,回到桥边

DSCN2815

清亮的永定河水

DSCN2818

路遇一个铁索桥,上面的木板多有破损,似乎已经被废弃

DSCN2819

到12:30找了个地方吃午饭,吃饭间注意到对岸山崖上的水迹,看来,永定河丰水时水位应该比现在至少高1.5米。这个地方的坐标为40° 08.270N,115°40.559E

DSCN2821

到了北京界,界线如此分明。界碑的坐标是40° 08.107N,115°40.797E

照片里北京界那边的公路上,能看到一些车。走过去才发现,原来是河北这边的一些农用三轮拉了一些新伐的木材,正在往一个内蒙赤峰来的大卡车上装。旁边不远有牌子标识,这里是京津风沙源头治理的封山育林区。

DSCN2823

看到一个砖房依山而建。会不会山里其实有个满是金银财宝的古墓,这个房子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建的盗墓入口?(抱歉,《鬼吹灯》看多了)

DSCN2825

过了沿河城火车站,永定河面上全是冰凌,看不到流水

在沿河城火车站附近问路,一位大哥耐心指点。道谢,他说:“不谢,要建设hexie社会么”

DSCN2827

路过一铁路桥,看到上面有几十年前的标语

DSCN2828

再走一段,看到冰凌中间化开。在沿途看到不少当地大姐,带着红箍坐着,似乎守着什么东西,旁边还插一个小红旗。后来听说,为了水源的环保,北京市要求永定河上游不能办任何会有污染的工厂,农村是退耕还林。失业的工人会每个月发400的低保。而农村是雇了不少人,让他们巡山,每个月也是400。看到的大姐们就是巡山的。

DSCN2830

到了沿河城村,看到城门口,上书“永胜门”。村子的坐标为40° 04.070N,115°43.037E

DSCN2835

城门楼子里有两个洞,每个放着一口棺材。问当地人,说因为这地方可以避雨,为了给家里省地方,有的家就吧棺材放这里。一般等这家老人死了,棺材取走,就会有其他家再占上。

DSCN2837

村里的戏台,坐标40° 04.091N,115°43.159E

DSCN2836

戏台旁,看到一位叫韩文清的村民贴的竞选村委会主任的竞选宣言。啥时候能看到竞选国家元首的宣言呢?

DSCN2840

村里的路都非常好,不懂是什么材料,看着不错

DSCN2831

在这个村看到至少两个公厕,进了其中一个,相当干净。我深信,厕所反映一个地方的生活水平和文化素质。

DSCN2843

一家门口放着自制的煤球,旁边还有柴禾

DSCN2849

离沿河城村20分钟路程,还有两个长城烽火台。坐标40° 03.888N,115°42.112E

DSCN2848

在烽火台里面又看到标语

DSCN2855

17:40回到沿河城火车站,很小的站,连售票处都没有,上火车买票,也没候车室。在外面找个地方坐着休息了一下,啃了剩下的面包算是晚饭,想起给车站拍照的时候,天色已黑。坐标40° 05.915N,115°42.787E。看GPS,这一天徒步了26.3KM。

后来发现自己拿的火车时刻表已经过时,回北京的6112次到达沿河城站的时间是7点多,而不是6点半。衣服带的不够,只好哆嗦着苦等。后来遇到一个铁路职工一起聊了聊,他对国家,社会谈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想法,

19:15坐上火车,人不多,很快就找到座,晚上22点多到达北站,23:30左右回到家。踏春永定河结束。

image

上面是走的路线图,其中绿线表示是从沿河城烽火台往回走到沿河城火车站。

Tags:

categories 旅行

长江七号

刚看了周星驰的《长江七号》回来。可能是我的鉴赏力太差;可能是这个影片本来就是儿童片,压根不是给我这种成人看的;可能是我这个人已经变得太铁石心肠,旁边小男孩的眼泪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时候只想打哈欠;可能………周星驰真的江郎才尽了。

很乏味的影片,强烈不推荐。

Page 30 of 53« First...1020...2829303132...405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