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印度

从站台票说起

昨天送妈妈去北京站坐火车,理所当然的买了站台票。这时候才想起在印度,韩国坐火车从没听说过站台票。 在那两个国家站台都是随便进的,没人查票,上火车也随便,上车了以后才有人查。为什么在中国,不但要收站台票,上车的时候列车员还要在门口检票呢?

在印度,每列火车的剩余票额都能从网上查到,有人说还可以从网上订,但我没试过。在韩国可以从网上查询,订购,很方便。 在中国,列车的剩余票额永远是个谜。亲眼看到过火车票开卖几分钟后,就说从硬座到软卧已经卖光了。为什么在网络硬件设施远优于印度的中国,买火车票还不能实现网络化呢?

标志在印度的广告

http://www.6rooms.com/watch/32861.html
本来想试验video插件的,试了半天还是不成,失败

想起仓央嘉错

今天看到这篇文章:http://www.tibetcul.net/more.asp?name=oser&id=11584,就想起了仓央嘉错,想起了在西当村的那一晚。
记得2004年六一节过了后的一个晚上,我和小戴,小刘与西当小学的一些老师,在西当小学的二楼宿舍内喝酒聊天(自己不能喝酒只是陪他们喝水)。当时已经好几天没电了,用的是蜡烛。大家边聊天 边轮流表演节目,气氛特别热烈。印象特别深的节目有两个,一个是此里农布老师的《刀赞》,一个是校长唱的一首歌。那片文章让我想起的就是校长的那首歌,因为歌词是仓央嘉错的。 校长唱得声音很低沉,深情,甚至有些悲凉。用藏语唱得,听不懂什么意思,问了此里农布老师才知道。歌词大意如下:我要走了,要翻过这雪山去远方;我在向上走,而雪却向下飘;我在向上走,而我的心却向下落。
校长的歌声强烈的打动了我,知道歌词后更甚。
后来遇到藏族朋友后问起这首歌,居然没一个人知道。后来买了仓央嘉错的诗集,也没有查到含义与此相似的诗。
难道我听到的是一个只在民间流传,尚未被收集起来的仓央嘉错的作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