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民主

韩国的“刁民”

第一次去韩国政府机关办事的时候,赶上网络故障,不能办理。负责官员赶紧出来致歉,并告诉大家,在另一个政府机关网络是正常的,可以办理相关手续,他们会派出车辆送大家过去。 结果其他人嫌麻烦,只有我和老婆搭车去了。在那边很顺利办完后出来,发现那个司机还在等着送我们回去。后来又有数次和韩国政府机关打交道的机会,都给我留下了礼貌,亲切,高效的印象。

一次和韩国朋友吃饭时,就不由称赞了一下韩国政府,没想到他非常不以为然。他说韩国政府很差,韩国政府感动我的事例,在他看来都是政府理所应当要做到的,甚至应该做得更好。 感觉他对政府太苛刻,太“刁民”了点。 后来发现韩国人这样的“刁民”居然还不少,在我住的小区里就有大把。

在小区里看到第一个刁难政府的事,是4年前在小区里看到的示威征集的宣传横幅,原来是小区里的人不满意政府没有把地铁修到小区附近,要去政府门口示威抗议,号召大家一起参加,管饭。这个小区类似于通县郊区的位置,附近也没啥商业中心,虽说附近规划了一些商厦,但都还没影。已经通了七八个公共汽车线路,交通相当方便,有车可1小时直达汉城市中心,最近地铁站坐车半小时可达,从小区坐公共汽车倒地铁,公共汽车的费用在乘坐地铁时会被完全减免,地铁倒公车亦然。 就这样居民们还不满意,居然要求政府给修地铁, 我实在觉得这个要求太过分,不是太看好他们的诉求。

去年小区后门的路拓宽成双向六车道,原先在后门旁边的公共汽车站搬到了距离大门40米左右的地方,结果没几天就在电梯上看到号召大家抗议的公开信。 倒不是号召去游行示威,而是号召大家去政府网站上去投诉。老婆感觉有点太离谱,只不过是比原先远了三十来米而已,就没响应。没想到两天后散步时遇到一个大姐,问有没有去政府网站投诉,老婆老实告知:没。大姐颇着急,鼓动老婆赶紧投诉,老婆借口说自己只去前门坐车,对后门的公车站关心不大。结果大姐宣讲了一番做公民的大道理,告知不能自扫门前雪,也要管管他人的瓦上霜。

前一阵又在电梯看到个公开信,又是号召大家向政府抗议,抗议的对象居然是小区旁边的一个军事基地。说军事基地本来规划要搬迁,但迟迟不搬,训练时的枪声扰民,影响附近小学上课。 我们小区距离三八线7-8公里左右,有个军事基地照理说很正常,可就有“刁民”不顾军民鱼水情,要轰走人民子弟兵。

当时看见这些抗议,都感觉他们太刁民,太给政府添乱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可能不是他们太刁民,而可能是我已经被教育的太顺民了。尽管还没顺到倪大姐那样决不给政府添乱,尽管也渴望民主,但深植在骨子里的顺民教育的烙印已经很难磨灭。

韩国已经实现民主20多年,尽管民主在韩国还有很多缺陷,甚至还不时闹出议会打架的笑话,但韩国的民主已经不可能倒退。因为这个国家已经培育出了大量的“刁民”,这些“刁民”时刻在监督,鞭策着政府,这是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基石。

听老婆说,4年要求修建地铁的斗争今年终于有了结果,政府已经同意把地铁修建到离小区只有10分钟车程的地方。

唯色的博客被封了

一个了解西藏历史及现状的窗口被关闭了,一个思想的火焰被隔绝了。 X TMD gong fei!!!下面是唯色对此事的访谈(要有代理才能看):

藏族女作家唯色谈其博克被封

下面是她的作品《西藏记忆》 的节选

《西藏记忆》

补充: 在唯色博客的回帖

Tags: , , , ,

categories IT

用脚投票

前一阵请julia和表弟在一个朝鲜饭馆吃饭, 结果这个饭店从菜品到服务无一不让人失望. 结账的时候julia坚持一定要批评店方, 我则主张悄无声息的结完账,以后再也不用来就是了. 后来回想, 我们这其实是两种不同的处世态度. 遇到不好的事, 有的人会据理力争,而有的人只会不声不响一走了之,用脚投票。 看过一个美国的统计资料, 当客户发现商家提供的服务不理想,只有2%会提出不满,其他98%只会静静离开。这样就会给一些商家以错误的信号, 误以为自己提供的服务不错, 迟迟不能找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反映到政治投票上,最典型的就是在8×8的时候。当时广场上的学生举行过多次投票, 关于是不是还要坚持,每次得出的结果都是多数同意继续坚持。 这真是大家的愿望么?其实很多反对继续坚持的人,早就自己悄悄走掉了,投票的参与者都是继续坚持的人,结果也就不言而喻。 貌似民主的投票, 得出的结果却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能真正反映民意。

在设计意见反馈制度,设计团体或国家的民主制度时,这都是应该非常重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