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沟通

非暴力沟通

以前听说圣雄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当时只是简单的以为,非暴力就是没有身体暴力行为。去年读了《非暴力沟通》才知道,甘地还非常重视要杜绝隐蔽的暴力,他认为隐蔽的暴力甚至比身体的暴力更为有害。而沟通中的暴力则是隐蔽的暴力中的重要一环。暴力的沟通是无效的沟通,也是很多身体暴力,乃至国家间战争的起源。 读了这个书后才明白,身边充斥着很多的沟通暴力,自己也用沟通暴力带给过很多人(也包括自己)伤害。

非暴力沟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简称NVC)是马歇尔·卢森堡 于1963年提出,1994年开始在前南斯老夫学校推广,随后以色列也开始在自己的学校中推广NVC。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NVC列为非暴力解决冲突的最佳实践。

那么我们如何进行非暴力的沟通呢?《非暴力沟通》这种本书中给出了四要素:不带评论的观察、表达感受、提出需要、说出具体的请求。

  1. 不带评论的观察
    『小张花5000元买了个上衣』这是观察,而『小张花钱太大手大脚了』这就是评论。 人们总习惯很快就下论断,给别人扣帽子,但这样会阻碍下面的沟通。 在观察阶段,要尽量只陈述事实,而不带任何主观评论。
  2. 表达感受
    表达感受时,要注意区分想法和感受。 『我觉得我今晚吉他弹的不好』这算想法,『作为今晚的吉他手,我觉得很郁闷』这是感受。
  3. 提出需要
    说出自己的什么需要造成了上面的感受。 很多人包括我在内,经常容易把自己的烦恼归咎于他人。其实深入思考的话会发现,烦恼往往是因为自己的某些需求没得到满足。 『你昨天没来令我很失望』这是抱怨,把自己的失望归咎于他人;『你昨天没来,我很失望,我本来想和你说些烦心事的』,这就很清楚的表达了失望是因为自己的愿望没得到满足。 当我们沟通时,能把自己的需求表达的越清楚,准确,沟通效率就会越高,对方也越能有积极的反应。
  4. 说出具体的请求
    作者举了一个例子,一个高中的黑人学生发起抗议,要求校长公平对待黑人学生,而校长认为自己已经很公平了,双方沟通非常糟糕。 作者帮助学生,把请求写成38项具体的要求,例如:『黑人学生代表可以参加校服标准的制定』,结果校长全部同意,沟通效果极好。 这就是很好的把要求具体化的例子。

一个妈妈看见孩子袜子乱放,她如果说:『你怎么老乱放袜子!快点收拾』 这个沟通就不算好。 而『你的床底下扔着两双袜子,桌子底下还有一双,我不太高兴,我希望家里很整洁,你是否可以把袜子放到洗衣机里呢?』就完美的实践了非暴力沟通的四个要点。

这本书不只强调方法,更强调的是爱,对自己的,对生活的,对他人的。 非暴力沟通也不只是和别人,也可以尝试到和自己沟通上。有人做错事的时候,常爱在心底里骂自己,贬低自己,对自己使用了隐形的暴力。人首先要爱自己,接纳自己,包括自己的不完美,才能真正的爱别人,接纳他人的不同。

这个书不厚,不过内容很丰富,上面的介绍只是讲出了书中的很小一部分。希望大家都能读读,希望可以让你自己,也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刚读完这本书时,感觉如果这本书能早30年被自己读到就好了。不过现在读到也不算晚,这本书会是自己以后反复阅读的书,以后每当有了新的心得,将会都更新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