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登山

灵山自驾游

国内叫灵山的有好几个,这里说的是北京门头沟地区的灵山,海拔2303米,北京第一高峰。以前去过不少次,但都是季节或者天气不太好,就一直想再去看看。

我们是从四环走阜石路,再转国道109过去的,到了109国道指向灵山的路标就很多了,基本不用看地图,一路按路标开过去就行,早晨7:30从西直门出发,到灵山刚好10:30,用了整3个小时。

DSCN3150

从停车的地方仰望,看到的山峰还不是灵山主峰,主峰在这个山头的后面

DSCN3193

漫山遍野的小花,照片和现场看的差很远,现场看非常漂亮

DSCN3209

右上角的就是灵山主峰,主峰下有一堆马夫在揽生意。 他们每牵一个客人,灵山就要收10块钱管理费和5块钱的税,自己能赚到的不多。右下是个躺在地下的小黄马,本以为马都站着睡的。后来问了一个师傅,他说马在3岁前是躺着睡的。

DSCN3229

离主峰不远的地方,一个小伙子在卖烤羊肉串和烤土豆。用gps测得海拔是2159米,从海拔上来说,绝对是北京第一烤串了。小伙子在这里已经卖了两年,人很有趣,欢迎大家去捧他的场。他后面就是主峰,上面有个小尖,那是个玛尼堆。

DSCN3242

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在下午两点半左右上了主峰,这就是那个玛尼堆。

DSCN3251

DSCN3252

远处照片正中央的是河北涿鹿县境内的西灵山,海拔2420米,河北第二高峰。 北京这个是东灵山,两者相距15公里。 能见度不是很好,据说好的时候,就在这个方向能看到河北蔚县小五台海拔2882米的东台。

DSCN3247

看见远处的那一片水了么?那是官厅水库

DSCN3254

俯瞰群山

正在欣赏美景时,xm突然说:“来灵山让我对北京的房价有了更强的信心, 有这么美的山,北京房价一定会更高的“,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思维跳跃性。

DSCN3262

山顶上本来有个庙,但后来风吹雨淋就倒掉了。照片上的那一排石头就是原先庙门的位置。据说原先小五台上也都有庙的,但只在南台看到过有点庙的形状的建筑,其他台上只剩下些残迹了。南台那个还是2001年看到的,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

DSCN3275

下午4点多开始下山,本来天是阴的,在半山腰时,突然太阳出来,夕阳斜照在山坡上,整个山坡都泛着绿油油的光,山脊上那一个个小点是正在奔跑的马,构成一个绝美的景象,可惜等到拿出俺那个卡片机拍的时侯,阳光已经过去了一些。等看到照片,更是和自己当时看到的天差地远,不过还是拿出来让大家想象一下。

DSCN3282

下山路上,夕阳透过白桦林的缝隙照过来,特别的感觉。这时的阳光没有了午时的毒辣,而是透着一种明媚,一种蓬勃的生气,很不好描述。

DSCN3303

这张是jp用我的卡片机拍的,当时已经下午6点多,夕阳斜照在山坡上,绝美的感觉。我当时尝试拍了几张,都拍不好,就借口相机太差放弃了,jp扔下自己的D300说他来试试。

下面是一路拍的花:

DSCN3305

image

DSCN3154

下到山脚已是19点,虽然一路慢慢悠悠让我们下的晚了些,但也让我们看到了灵山以前从没展现给我们的美丽。第一次开晚上的山路,但因为单双号和限制外地大车进京,路上车子非常之少,开起来很爽的感觉。等把jp,xm送到回龙观已经22点,一起吃完再回到家已是23:55。

后记:

在西直门西环广场西门等jp他们时,西环广场9楼的一个玻璃突然掉下来,砸到地上,蹦起的玻璃碎片又砸到我们车上,还好车上没留下啥伤痕。大家以后路过西环广场时要小心点。

回京的路上遇上很严格的检查,检查技术挺先进。检查用的停车位下面是个透明玻璃,里面有摄像头等各种仪器来检查车子底盘。建议大家以后出北京市区都带上身份证,暂住证之类。

雾灵山自驾游

上个星期去雾灵山转了转,本想爬山的,但天气预报有雨,就直接开车上了海拔2118米的顶峰。结果赶上大雾,没能体会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但也看到了不常见的雾景。

那天早晨起晚了,本来想7点出发的,结果睁眼的时候已经7:20。出发时已经将近8:30。

走的路线是从北三环上京承高速,高速还没完全修通,到尽头出来右转,上了去兴隆的路。去兴隆一路路牌指示很清楚,原先看一个游记提到这条路5月开始修路,但我没碰到,比想象的顺利。到了兴隆县城,再向北30多公里就到雾灵山的南门。从北京出发用了将近三个小时,大约170公里左右。雾灵山门票巨贵,每人¥91,停车费¥60。上山的路修得挺好,没有一些游记里说的那么恐怖。从山门开到山顶大约用了半个小时的车程,中间去仙人塔景区看了看,塔旁边有个小瀑布,感觉不错。

快到顶的时候就开始起雾,到了顶上雾就非常大,三四十米开外就见不到了。在上面玩了几个小时,吃了中饭。结果雾越来越浓,最后能见度不到10米,于是决定等一等,等雾散开后再下山,结果雾不但没有散开的迹象还开始下雨,只好硬着头皮出发。一路挂着一档,开着雾灯和双闪慢慢向下走,海拔下降到1800以下的时侯雾散了些,能见度到50米左右,到海拔1400以下雾基本没有了。

回去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选择从北门开出去。记得看到一个blog上说,雾灵山西门也建了个山吧,于是经过西门路口时拐进去看了看,建得确实有特色,但和怀柔那个山吧完全不同,而且还没建好,在外面看两眼就走了。在京承高速上赶上下大雨,回到家时已经晚上9点多。

下面是一些在雾灵山拍得照片,大都是韩国阿姨拍的:

DSCN3059

DSCN3066

DSCN3072

DSCN3079

DSCN3080

顶峰上有个电视转播塔,在雾里看着朦朦胧胧的,让我想起通向天庭的天梯

DSCN3081

从峰顶向下望

DSCN3083

DSCN3099

下面这张是从峰顶向下拍得,这些花都长在悬崖上

DSCN3095

附:雾灵山南门附近的景区建设较好,北门方向比较差,而西门的路是不能开到主峰的。所以建议大家还是从南门方向进入雾灵山。

百花山自驾游

一个月前自驾去爬了百花山,感觉很不错,强烈推荐大家也去爬爬。百花山的植被很好,海拔较高(一千九百多米,夏日里还是相当凉爽),山顶还有很大的草甸,非常适合去上面野餐露营。

下面的路线图是从mapbar搜出来的,从上西五环后的路一样,之前有点小差别,就是当时开车是从双井直接上长安街走的,上五环时还走错了路,浪费了近半个小时。路上用Mio GPS导航,效果虽然还行,但个别时候发出一些极其愚蠢的指令,所以还是要靠自己。

image

五环出来后就是走阜石路,再上109国道一直走就行,离百花山10多公里的时候要拐到X009道上去,一路路况都不错。除了六环。西六环那边正在修路,路面状况很差,有很多大卡车压出来的水坑,坑坑洼洼的,大约1公里多长,剩下的一直到百花山停车场的路都是平整的柏油沥青路,路况很好。

109国道是去爬北京西面灵山,百花山的必经之路,已经走过很多次了。但以前是做别人的车,还是第一次自己开车去。记得98年第一次走109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个牌子,写着此路一直通到拉萨,简称京拉路,心想,从拉萨到西宁的路是不是叫拉西路。 当时这条路上运煤车很多, 整条路都发黑的感觉。那时我们包了村里一辆小农用汽车,四个人坐在后面的斗里,他们三个都是背靠着驾驶室,只有我坐在车尾,面朝前进的方向,一路吸了不少运煤车的黑烟。回到城里才发现自己满脸是黑灰色,摘下眼镜后,只有眼睛那一圈才有点泛白,活像个熊猫。10年过去了,这条路上大卡车还是不少,不过运煤车不多了,大概是都走八达岭高速那边了?

出来前看到的别人游记里,都说沿路加油站很多,结果出来的时候就没加油。但走上109国道后连看了三个加油站,居然都没油。后来在距百花山24公里的地方,看到一个中石油加油站,才避免了抛锚的悲剧。这个加油站再往前走点就有个岔口去珍珠湖,是去百花山路上最后的加油站。

我们早晨6:50从双井出发,到百花山停车场时,10点20多点,大约用了三个半小时,如果上五环时没走错路,应该只用三个小时左右。 全程将近走了150公里,不算走错的路。停车场的海拔已经有1000米多点,百花山顶峰海拔1991米,只用爬800多米的海拔高度就可以了。

那天天气很凉爽,我们爬了1个小时40分钟就爬到了百花山上面的那片草甸, 百花山的植被覆盖很好,一路都在树荫里,凉爽宜人。下面是半路拍得照片:

DSCN2952

DSCN2958

山顶上用木头铺了人行道,好走了很多。

DSCN2985

山上花开的还不多,听当地人说到了7,8月份花开的比较多

DSCN2990

DSCN2991

临走时,看到山顶上有五彩祥云

DSCN3001

在山上吃了午饭,再四处转转,等下到停车场,已经是下午4点。在山路上遇到不少大卡车,因为山路窄,并弯多且急,所以轻易不敢超车,经常被卡车压很久,还好不赶时间。到了六环修路的地方堵车,本来因施工而变得拥挤的车道,因一些车不排队而是从对面车道往前挤,造成整个路都被堵死,等了很久,回到城里已是快晚上8点了,整个北京城已是灯火阑珊。

补充:可能是因为我们去的前一天刚下过大雨的关系,在山路上经常能见到掉落的石头,有些还颇大。走这种路转弯时要慢点,因为转过去后路上可能会有石头,如果太快就躲避不及了。

为什么去登山?

关于这个问题人们都知道一个非常有名的答案,就是:“山在那里”,这是英国登山家马洛里的话。当时他在珠峰脚下,一个记者向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一指珠峰,说出了这个著名的答案。这个答案确实够酷,可能也正因此而流传甚广。其实他在一次攀登珠峰的筹款会上给出过一个更加详尽,更加精彩的回答:

“The first question which you will ask and which I must try
to answer is this, ‘What is the use of climbing Mount
Everest ?’ and my answer must at once be, ‘It is no use’.
There is not the slightest prospect of any gain whatsoever.
Oh, we may learn a little about the behavior of the human
body at high altitudes, and possibly medical men may turn
our observation to some account for the purposes of aviation.
But otherwise nothing will come of it. We shall not bring
back a single bit of gold or silver, not a gem, nor any coal
or iron. We shall not find a single foot of earth that can
be planted with crops to raise food. It’s no use.

So, if you cannot understand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in man
which responds to the challenge of this mountain and goes
out to meet it, that the struggle is the struggle of life
itself upward and forever upward, then you won’t see why we
go. What we get from this adventure is just sheer joy. And
joy is, after all, the end of life. We do not live to eat and
make money. We eat and make money to be able to enjoy life.
That is what life means and what life is for.”
– George Leigh Mallory, 1922

起初也问了自己很多次,始终搞不清。从小就特别喜欢爬山,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对这个问题也失去了兴趣,想着不要问那么多,自己喜欢就去做好了。